标签: 奥斯卡吧 马良

《寻梦环游记》捧回了小金人但奥斯卡动画奖却越来越糟糕了

北京时间2018年3月5日上午,第九十届奥斯卡获奖名单正式公布。《寻梦环游记》击败《养家之人》《宝贝老板》《公牛历险记》《至爱梵高》,不负众望斩获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

而最佳动画短片则由《亲爱的篮球》获得,这部出自动画大师格兰基恩之手的短片在与《负空间》《花园派对》《Lou》《反叛的童谣》的比拼中最终获胜。

虽然在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看来,《寻梦环游记》获得小金人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其在内地累计票房高达12.12亿元,豆瓣评分也一度高达9.3分。但奥斯卡动画奖项的评选近年来屡被质疑。借今天这个机会,学术趴的马小褂老师想和大家深度探讨一下奥斯卡与动画的“爱恨情仇”。

三年前,学术趴分享了一篇来自 CartoonBrew、由水5郎翻译的文章,文中揭露了奥斯卡对动画奖项评定上的诸多问题,我们看到评委们对动画的傲慢和无知可谓令人发指。三年过去了,奥斯卡动画奖项的评选并没有好转,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了。

问题的背后,其实普遍隐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文化焦虑——渴望被承认。要么希望本国的动画作品能够闯进美国人的地盘,扬眉吐气;要么希望自己喜爱的日本动漫亚文化被主流所承认,仿佛这样才能够堂堂正正。尽管这是两个问题,背后的焦虑心态却是一致的。

但其实大可不必。奥斯卡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其实是被传奇化了,它身上的光环来自于美国文化的强势地位。褪去这身光环来看奥斯卡,它并非一个单纯以作品本身艺术品质来决胜负的战场,场外因素一直占据非常重大的比例。

拿下奥斯卡的作品大多有可取之处,但没拿下奥斯卡的作品,并不一定说明它就比获奖作品要差。如果说奥斯卡实拍奖项至少还能维持表面上的公正,那当今的奥斯卡动画奖项,选得可真是够随意的。

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奖诞生于 2001 年,至今还不到 20 年历史。最佳动画短片奖则诞生于 1932 年,在 86 年间一共诞生了361 部提名(含获奖)作品。

是中国的动画不行吗?当然不。虽然当今的中国动画有些不尽如人意,但美影厂时期的中国动画曾经也是傲立于世界动画之林,在欧洲、亚洲各大动画节上获奖无数。

这最大的原因,在于中美直到 1979 年才恢复建交。在此之前,1957年~1965 年虽是中国动画片第一个繁荣时期(也称黄金时代),但奥斯卡不可能让意识形态上处于对立的国家参与竞选。

文革结束后,中国动画开始第二个繁荣时期(也称白银时代)。其中,有一部作品曾经有很大机会夺得奥斯卡,却最终失之交臂——它是 1979 年美影厂的定格动画片《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

“当时通知我们的是奥斯卡的华人评委卢燕。”曲建方回忆,当时卢燕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奥斯卡评委会决定将最佳动画短片奖授予《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但唯一的问题是,片子超时了。

因为奥斯卡规定短片长度不得多于25分钟,但阿凡提的平均片长都在30分钟~40分钟之间。卢燕说:“让我们赶快剪一下,然后再转录好了寄过去。”

曲建方说,卢燕可能觉得剪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其实修剪的确花不了多少时间,但回录、配乐就很耗时间,根本几天之内搞不定。在和导演靳夕(《神笔马良》编导)商量之后,就决定算了。“其实还有个原因,当时根本不知道奥斯卡的价值,如果知道它的意义,肯定怎么都得想办法弄出来。”最终当年的最佳动画短篇颁给了《每一个小孩》。

最终虽然没有拿到小金人,但是美国电影艺术学院还是颁发了一个“学术奖”给《阿凡提》,评语是“对这部片子表示非常大的欣赏”。

“当时通知我们的是奥斯卡的华人评委卢燕。”曲建方回忆,当时卢燕通知他们的时候,告诉他们奥斯卡评委会决定将最佳动画短片奖授予《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但唯一的问题是,片子超时了。

因为奥斯卡规定短片长度不得多于25分钟,但阿凡提的平均片长都在30分钟~40分钟之间。卢燕说:“让我们赶快剪一下,然后再转录好了寄过去。”

曲建方说,卢燕可能觉得剪剪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其实修剪的确花不了多少时间,但回录、配乐就很耗时间,根本几天之内搞不定。在和导演靳夕(《神笔马良》编导)商量之后,就决定算了。“其实还有个原因,当时根本不知道奥斯卡的价值,如果知道它的意义,肯定怎么都得想办法弄出来。”最终当年的最佳动画短篇颁给了《每一个小孩》。

最终虽然没有拿到小金人,但是美国电影艺术学院还是颁发了一个“学术奖”给《阿凡提》,评语是“对这部片子表示非常大的欣赏”。

然而,我在查阅竞选 1979 年最佳动画短片奖的送选名单(submissions)后却发现,并没有《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这部片子。文中提及《种金子》最后得到的「学术奖」,其实是最佳外语片奖的送选合格证书。但有意思的是,报道中提到奥斯卡评委会决定将最佳动画短片奖授予《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措词仿佛评委会已经内定了一般。

从送选到提名,再到获奖,中间差了两个步骤呢。是当时双方沟通中出了偏差,或者该报道出了偏差,还是说此事另有蹊跷呢?事情的真相我们很难得知了,但至少当时奥斯卡高度评价中国动画,并积极推动中国动画参赛是不争的事实。

就在《种金子》送选奥斯卡后的第二年,来自匈牙利人民共和国的《苍蝇》获得了 1980 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提名,这是冷战时期第一次来自华沙成员国导演的动画作品获得提名,并且一举拿下最终奖项。

这部影片独具慧心地采用苍蝇的视角,故事中原本在森林中自由飞舞的苍蝇在被一户住宅的玻璃反光吸引后,一头扎进了人类的世界。它不幸被主人发现,四处挣扎躲闪,最终还是被人类做成了标本。

这是一部非常有名的动画短片,手冢治虫的《Jumping》就从中得到了启发。不过很少有人了解这部获奖的幕后——实际上,导演法兰斯·罗夫茨可以算是当时匈牙利的异见分子。

《苍蝇》其实本来并非我们所看到的、苍蝇被做成标本的结局。在罗夫茨原来的版本中,屋子的主人在打苍蝇时不小心跌倒,苍蝇回头默默盯了他几秒:那是一个穿着黑大衣和苏联制靴子,一副官员打扮,形似匈牙利卡达尔的男人。然后,苍蝇逃出了房间,飞向天空。

罗夫茨原来版本中的政治含义不言而喻。这样的结局当然没有通过厂领导的审查,影片最后数十秒被销毁,500 张原画也付之一炬,并改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版本。

荒唐的是,匈牙利政府拒绝了罗夫茨前往美国领奖的护照申请,并安排 Hungarofilm(注:这家电影厂是匈牙利专门对外进行电影引进、输出的,与本片实际毫无关系)的领导官员去领了奖。就这样,一个与影片毫无关系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领走了小金人,台下的观众都被惊呆了,堪称奥斯卡动画颁奖史上最魔幻的一幕。年轻的罗夫茨当然忍不下这口气,并通过西欧媒体痛骂匈牙利当局,数月之后,最终还是拿回了属于他的小金人。

不过这事情奇怪就奇怪在,既然匈牙利政府禁止罗夫茨出国领奖,《苍蝇》当初又是如何被送出国、进入奥斯卡送选名单的?奥斯卡委员会又是否知晓《苍蝇》原本结局的政治隐喻呢?两年之后,来自波兰人民共和国导演萨比格涅夫·瑞普金斯基的作品《探戈》,作为第二部来自华沙成员国的动画片,荣获了 1982 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

这是一部非常大胆的,采用真人拍摄并融合动画手法的实验短片。简陋的房间里,人们不断循环着进行他们日常生活的片段,而每一次循环结束后,下一次循环就会多出一个人。随着影片进行,房间愈加拥挤,但人们彼此之间却没有交集。

这部作品本身没有什么政治隐喻,但瑞普金斯基与罗夫茨一样,也是个异见分子——1982 年,瑞普金斯基申请政治避难而逃离波兰,经过冷战时期两大阵营的缓冲区奥地利,随后移民到了美国。同年,《探戈》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

《探戈》的获奖实属异类,要知道,奥斯卡动画奖项一向对实验动画敬而远之。早在 1952 年时,诺曼·麦克拉伦的《邻居》也采用了类似的实时拍摄与动画结合的手法,当年的奥斯卡不知道该往哪送,最终却莫名其妙地拿下最佳纪录短片奖。两部都一定程度上采取了真人定格动画的手法,不过动画占据的比重却很小,按当今的奥斯卡动画片送选标准其实是无法达标的(动画占比重不到 75%)。

《探戈》的获奖,是奥斯卡动画短片奖项自成立以来最大胆的一次。一向保守的奥斯卡竟一反常态地选出一部实验短片,以至于大胆到了选出一部不合标准的动画片拿奖。促使《探戈》得奖的原因,在我看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瑞普金斯基作为红色国家异见人士的身份,以及他的政治避难申请。

我们都知道,诺贝尔尤其青睐来自红色国家、前红色国家的异见人士,中国就曾经出现两个获诺贝尔奖但不能提的人。但国内没人知道的是,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角逐上,也存在着这一倾向。这听起来像毫无证据的阴谋论,但是让我们看看红色国家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项的作品和对应年份吧。

1961 年,南斯拉夫发起不结盟运动,在冷战两极中保持中立。同年,南斯拉夫动画短片《代用品》获得奥斯卡动画提名,直接获奖。这是南斯拉夫动画唯一一次斩获该奖项,也是第一次由非美国动画短片获得该奖项。

1979 年,在反对苏联扩张的共同利益推动下,中美建交。同年,《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据说差点拿下该奖项。

1980 年,冷战持续升级的背景下,匈牙利异见人士罗夫茨的《苍蝇》拿下该奖项。这是第一次冷战中来自华沙成员国导演的动画片拿下该奖项,也是匈牙利动画的唯一一次。

1982 年,波兰异见人士瑞普金斯基申请政治避难。同年,《探戈》拿下该奖项。这是第一次波兰动画片提名并获奖。

1989 年,在苏联解体前夕,美苏宣布冷战结束。同年,苏联导演亚历山大·彼德洛夫的《母牛》获得提名。这是苏联动画唯一一次获得奥斯卡提名。

是不是每一个红色国家,首次获得奥斯卡动画提名的作品和时间节点都有些过于巧合了?如果这些并非巧合呢?

那么我们可以推断出,匈牙利《苍蝇》、波兰《探戈》的获奖来自于美国借助异见人士对意识形态话语权的争取;而奥斯卡对南斯拉夫《代用品》、中国《阿凡提的故事:种金子》、苏联《母牛》的青睐,则是美国释放的外交亲善信号。

让我们回到最初《种金子》那个问题,是否真的有可能“奥斯卡评委会决定将最佳动画短片奖授予该片”这种黑幕?如果上述获奖作品和时间点并非巧合,那么出于中美建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政治因素考量,这是非常有可能的。

自奥斯卡动画奖项开办以来,就一直被牢牢被美国动画把控。过去 86 年的最佳动画短片里,美国就独占 54 次,其次是加拿大 9 次,英国 7 次,其余国家均不多于 3 次。

这并不反应各个国家动画电影艺术的线 年代末美国动画进入黑暗期时,苏联的动画电影(含短片)正处于上升期,也曾经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唯一能与美国相抗衡的,早期中日动画电影均深受其影响。而东欧的华沙成员国(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都已经开始了各自辉煌的动画历史,丝毫不逊色于加拿大和英国。

但这些来自红色国家的动画作品几乎不会在奥斯卡舞台上出现,一旦出现了,不是来自异见人士,就可能是受美国外交政策影响下的结果。

简单说,来自红色国家的动画片,不能上奥斯卡是因为政治,能上奥斯卡,也是因为政治。政治就是这么无处不在。

不过还有一个动画大国也一直被奥斯卡冷遇,它规模庞大而成熟的动画产业是当今唯一能媲美美国的,动画已经成了该国的文化名片——那就是日本。

对于日本动画片来说,它们进入奥斯卡就不存在政治因素上的障碍了,但商业和文化上的无形障碍依然存在。好莱坞可是个大名利场,想进奥斯卡,电影不光要拍得好就行了,更是考验其北美发行公司的公关能力。

要知道,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现在超过有 8000 名会员,他们都有权给动画片投票,但他们绝大多数不会看完所有的送选、提名作品。如何让尽可能多的会员看到送选作品,这个市场营销过程就非常考验北美发行公司在好莱坞的人脉了。作品再好,没有多少人看过,那获奖根本就无从说起。

2013年:《给桃子的信》《起风了》(提名)、《魔法少女小圆 剧场版 [新篇] 叛逆的物语》

2017年:《在这世界的角落》《玛丽与魔女之花》《午睡公主~我不为人知的故事~》、《声之形》《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2013年:《给桃子的信》《起风了》(提名)、《魔法少女小圆 剧场版 [新篇] 叛逆的物语》

2017年:《在这世界的角落》《玛丽与魔女之花》《午睡公主~我不为人知的故事~》、《声之形》《刀剑神域:序列之争》

负责将日本送选动画长片引进北美院线/影碟的电影发行公司,主要就是四家:迪士尼(主要是旗下的试金石影业,院线+影碟)、GKIDS(院线+影碟)、Funimation(院线+影碟)和Eleven Arts(院线)。

迪士尼不用多提,宫崎骏的三部提名/获奖作品《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和《起风了》,均由迪士尼负责北美引进。而《千与千寻》之所以能摘下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桂冠,除了本身品质之外,前迪士尼/皮克斯 CCO、最近陷入性骚扰丑闻的约翰·拉塞特功不可没。

约翰·拉塞特是宫崎骏好友(不知道发生性骚扰丑闻后的现在还是不是……),在 2002 年奥斯卡评选季时见人就安利《千与千寻》。正是靠他和迪士尼在好莱坞的人脉,这部来自日本、在美国大众当中名声还不响亮的宫崎骏作品才打开了知名度,并一举拿下奥斯卡。

但在宫崎骏“封山之作”《起风了》之后,迪士尼也随即不再接手吉卜力作品的北美发行。接替迪士尼的,是一家专注“深刻的、独立的动画”的电影发行公司 GKIDS,后续的吉卜力作品《辉夜姬物语》、《记忆中的玛妮》均由该公司负责北美院线/影碟发行。

GKIDS 除了日本动画电影外,也大量引进了欧洲的动画电影,近年来绝大多数非英美的提名动画长片基本都来自他们:《艾特熊和赛娜鼠》《男孩与世界》《西葫芦的生活》《凯尔经的秘密》《海洋之歌》等等,今年的提名作品《养家之人》也同样是 GKIDS 负责北美发行。

GKIDS 对于好莱坞规则很熟悉,在电影界也具有一定人脉,很明白如何利用规则去推广自己代理的动画电影。然而,GKIDS 毕竟是小公司,无法与迪士尼的影响力和财力相抗衡,虽然有大量提名作品在身,不过却一直没有摘下最终的小金人。

除了 GKIDS,日本动画在北美院线的主要发行公司则是 Funimation 和 Eleven Arts。Funimation 由日裔美国人创办,是日本动画在北美最大的发行方,但他们的企业基因更接近电视动画剧的影碟发行与在线试听服务,在好莱坞电影圈是彻彻底底的门外汉。

去年大热的《你的名字。》即由 Funimation 负责北美发行。很多人预测《你的名字。》或许将拿到提名,但最终没能入围。后来据称,当时曾收到《你的名字。》试看影碟的投票会员少之又少,都没有多少人看过,又怎么可能被提名呢?今年同样由 Funimation 负责北美发行的《在这世界的角落》,也没有拿到提名。

与 Funimation 类似,Eleven Arts 也是一个由日裔美国人创办的北美电影发行公司。他们没有影碟发行能力,所以只负责院线引进,在影碟上常常与美国 Aniplex 合作。Eleven Arts 引进北美院线的送选片有《魔法少女小圆》《声之形》和《刀剑神域》。

《魔法少女小圆》送选的那一年,网上很多吃瓜群众以为这片是华纳负责北美发行,高呼提名有望,这其实是误把负责日本影碟上的华纳 LOGO 当成了北美发行商。《魔法少女小圆》在北美的发行方,实际上是 Eleven Arts(院线)与美国 Aniplex(影碟)。

Eleven Arts 的体量在好莱坞属于小虾米级别,而哪怕是美国 Aniplex 也面临和 Funimation 一样的问题:主要做影碟和在线试服务,在好莱坞电影圈也是门外汉。

在迪士尼已经退出日本送选动画长片引进的现在,GKIDS 是当前唯一有竞争力的北美发行方,也只有他们能成功将送选片运作到提名。除非出现巨大变革,否则短时间内,看到 Funimation 和 Eleven Arts 负责北美引进的日本动画长片,那么可以趁早死心,提名基本无望。

14 年奥斯卡,当时的大热《乐高大电影》不仅没能获奖,连提名都没得到,这引起了网上大量爱好者的不满。导演用乐高堆了个小金人,并发推调侃:“没关系,我自己做了个。”结果竟然成为了当届奥斯卡动画最热的推文。今年,该系列的《乐高蝙蝠侠大电影》再次没能入围。

看起来今年奥斯卡动画的评选好像没有引发太大的风波,但实际情况更为糟糕。CartoonBrew 在报道中指出,今年《宝贝老板》与《公牛历险记》的提名被众多动画业内所诟病:这两部作品,《宝贝老板》烂番茄新鲜度仅为 52%,MetaCritic 50 分,而《公牛历险记》也才堪堪新鲜度 70%,MTC 58 分。

要知道,上一次出现低于 70% 新鲜度的作品进入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那还是在 13 年前的《鲨鱼黑帮》!那部作品以仅仅 35% 的新鲜度获得提名,创造了历史最低分记录。但 2004 年时参赛作品不多,《鲨鱼黑帮》能入围尚且还能理解。

但近几年来,送选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作品素质越来越高,以低于 70% 新鲜度入围就无法容忍了。未能进入提名的送选作品当中,有美国商业大制作《乐高蝙蝠侠大电影》,新鲜度91%,MTC 75 分;也有欧洲小众独立制作《无手的少女》,新鲜度 100%,MTC 82 分。这些明显比《宝贝老板》更有资格进入奥斯卡。

对比最佳动画长片提名,最佳影片提名中评分最低的《至暗时刻》也有 86% 的新鲜度,MTC 75 分。你能想象最佳影片提名中出现烂番茄、MTC 评分双双低至 50 分的情况吗?真发生那种事,电影业内和影迷绝对会爆炸的(事实上,11 年真人电影《特别响,非常近》就以如此低分入围最佳影片,电影圈也确实爆炸了)。

但是动画中,今年我们不仅发生了这种事,而且动画圈还能熟视无睹——又或者,大家已经麻木了吧。前几年奥斯卡动画评选虽然也有许多诟病,但远没到今年如此糟糕。原因在于很多人都没有发现的,动画长片评选规则上“小小”的变动。

我先解释一下奥斯卡的投票规则。奥斯卡的投票采取的是两阶段投票制:从送选名单中投票产生提名,再由提名名单投票出最终获奖结果。

对于第一阶段来说,从送选名单中投票产生提名,所有专项奖是由各个分支(Branch)的专家们投票产生,获得最多票数的前几名(具体名额数由于规则和送选影片数会产生变化)获得提名。例如演员分支的会员投票产生演员奖项提名,剪辑师分支的会员投票产生剪辑提名,摄影师投票产生摄影提名,等等。

对于第二阶段来说,则是所有分支的全体会员进行投票。演员分支也可以投摄影奖项,化妆师分支也可以投剪辑奖项,等等。不过对于第一阶段来说,最佳影片奖也是由全体会员进行投票产生提名。除此之外,最佳外语片奖则是由所有分支中志愿参与的会员所构成的特别放映委员会来进行投票提名。

而最佳动画长片奖,以前第一阶段的投票规则是按类似专项奖的方式投出提名,即由“短片与动画长片”分支决定谁能投票,最后投票成员大部分是动画行业从业者,以及一小部分来自于实拍短片、以及对动画有所了解的人士(这个分支很奇怪,从事实拍短片和从事动画的人混在一起)。

在这一制度下,由于大多数委员来自动画业内,或者对动画比较了解,虽然无法保证最终的获奖结果,但至少确保了提名名单的权威性和多样性。

然而,这一切全变了。从今年开始,最佳动画长片与最佳外语片奖一样,第一阶段的提名名单也由全体志愿参与的会员进行投票产生。

这是灾难的开始:由于今年美国动画电影式微,在老规则下,若由专业人士来投票提名,今年本应当是众多外国动画长片的舞台。然而在新规则下,大多数不了解动画的全体会员会更倾向投给来自好莱坞动画大公司、投给他们更熟悉的动画电影。

邀请信将寄往由“短片与动画长片”分支执行委员会所挑选出的活跃、终生学院会员名单,邀请他们参与投票。

参与评委会要求看过最低限度比的送选合格影片,具体数额由当时的公认程序决定。

邀请信将寄往由“短片与动画长片”分支执行委员会所挑选出的活跃、终生学院会员名单,邀请他们参与投票。

参与评委会要求看过最低限度比的送选合格影片,具体数额由当时的公认程序决定。

你可能发现了,另一大规则变动,是从至少看过 66 % ,变成了含糊不清的最低限度比。这个最低限度是怎么回事呢?据 CartoonBrew 报道,今年每一个志愿投票最佳动画长片的会员将被分配 10 部左右的送选影片去观看,相比去年的要求(66%一般会是 20 部左右)少了一半。然而奇怪的是,除了被分配到的影片,他们还必须自行加上 4 部其他没被分配到的电影,最后按顺序选出最喜欢的前 5 名。

要知道,每一个会员已经被分配了 10 部影片观看,他们很可能并不愿意再找额外 4 部来看了,所以会出现一种倾向——干脆加上之前看过的美国主流商业片算了。本来要求看过的影片就少,再加上莫名其妙的额外 4 部制度,美国大公司因此再次获得优势。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规则改变是,最佳动画长片的投票,也将和最佳影片一样改用“偏好投票制”。所谓“偏好投票制”,就是每张选票写上自己心目中的前几名,按顺序排列,不打分。在计票时,第一顺位只有在获得 50% 以上票数时才能得奖;如果没到 50%,那么淘汰掉第一顺位上获得投票数最少的那位,但凡第一顺位上写着它的选票,第二顺位之后依次往前提。一直重复到第一顺位上某个候选者获得 50% 以上票数为止。

打个比方,你的选票上写的是“1. 张三;2. 李四;3. 王五”,如果统计结果了,所有选票中把张三放在第一位的人最少,那你的票上的第二位就变成了第一位,变成“1. 李四;2. 王五”。哪怕是第一位上写赵六名字的人最多,只要赵六没拿到 50%,那被很多人写在第二上的李四就仍有机会翻盘。

“偏好投票制”的本质其实不是选出大多数人最喜欢的电影,而是选出大多数人都不反感的电影。去年奥斯卡上《月光男孩》爆冷战胜《爱乐之城》,也正是因为偏好投票制。

由于新的投票规则,奥斯卡动画长片的提名和最终结果都将越来越保守。今年我们有《宝贝老板》和《公牛历险记》提名,没有欧洲的《大坏狐狸的故事》或是《无手的少女》,更没有日本动画电影。

而未来,如果投票规则一直保持下去,我们将越来越难看到外国动画进入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提名。哪怕未来有一天《Emoji 大电影 2》出现在奥斯卡提名里,你也不必奇怪了。

今年奥斯卡动画长片规则的改变,如果往好处想,其初衷可能确实是为了动画奖项好——因为近几年来,动画奖项最终投票率越来越低,让全体不同领域的会员都来投票提名,让更多美国的商业动画大制作入围,能提高投票率。

而另一方面,将最佳动画长片改为和最佳外语片一样的评选机制,不再局限于单由专家投专项奖的投票方式,名义上是对动画的肯定:动画并非某一种专项技术(剪辑、摄影、化妆等等),而是与电影并驾齐驱的艺术形式。既然并非专项技术,那么由全体会员提名在名义上是正当的。

但这种只是“虚名”,奥斯卡最根本、最迫切的需求在于提高全体会员对于动画的认知:除开动画分支,对于大多数奥斯卡会员来说,动画依然就是给小孩子看的东西。

《好莱坞记者报》曾经揭露了一批奥斯卡会员投票的理由,其中关于动画的投票理由荒唐到令人发指。许多会员完全以家中小孩的喜好来决定投给谁,甚至有一位投票会员把爱尔兰的《海洋之歌》和日本的《辉夜姬物语》称呼为“中国垃圾”(Chinese in things),既暴露了对动画的无知,也代表了很大一批奥斯卡会员对于非美国商业动画的态度。

当下奥斯卡动画奖项的症结,不是耍个花招来提高投票率,或者给个华而不实的虚名就能解决的。在当前奥斯卡大多数会员对动画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这种虚名对于动画奖项反而是一种伤害,只会进一步加深大众对于动画的误解。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无论奥斯卡在实拍电影界有多专业、权威,有多大影响力,在动画奖项上,奥斯卡并不专业。纵观动画奖项的评选历史,曾经奥斯卡是掺杂了大量的政治因素,当今奥斯卡则是充满了对动画的偏见与无知。

以奥斯卡动画奖马首是瞻的动画人与动画爱好者们,早应该醒醒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