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短道速滑

体育题材不开“金手指”行么?

和夏季奥运会一样,冬奥也是四年一度的国际体育盛事。这次还在咱们家门口举行,自然让人期待。

这时候,最好的热身活动,就是找一部和冰雪运动有关的片子看看,提前进入冬奥状态。

最近就有一部以短道速滑为主题,被网友称为“冬奥超长预告”的新剧——《超越》。

《超越》之所以被叫做“冬奥超长预告”,是因为它的剧情,就是以北京冬奥为背景,串起中国三代短道速滑人的故事。

一条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末。那时,短道速滑才刚被列入冬奥项目,在中国刚起步。马丽演的黑龙江省短道速滑队总教练吴庆红,是中国第一代速滑教练员。她到处挖掘练速滑的好苗子,并培养出陈敬业(年轻版由高至霆饰)、郑凯新(年轻版由刘奕铁饰)等第一代具有冲击国际赛事金牌实力的速滑运动员。

这条线,讲的是中国速滑项目初创时的艰辛。黑龙江省短道速滑队,挂牌的时候,“队”字少了个“阝”,变成了“短道速滑人”,还被其他项目的人嘲笑他们人少凑不成队。

另一条线年。因为“北冰南展”的战略,已从速滑运动员变成教练员的郑凯新(中年版由沙溢饰)到了青岛,成立了青岛速滑队。

而陈敬业(中年版由胡军饰)的女儿陈冕(李庚希饰)来到青岛队,成为了一名速滑新人,并抱着冲击奥运的决心一路进击。

从80年代末到现在,《超越》拍的这三十多年,正是中国短道速滑项目发展的历程。

比如,在1989年,黑龙江短道速滑队刚成立那个年代,物资短缺,教练吴庆红为了给队员补充营养,只能用奶粉兑开水,一勺奶粉还要分四五杯。

陈敬业、郑凯新作为不同地方的教练员在20年后重聚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当年的饺子馆,发现当年练速滑“觊觎”的60年代产的泸州老窖特曲第四代还在。

然后,他们看着那瓶老酒,想起当年的速滑岁月,红了眼圈。而餐桌上,则摆着泸州老窖特曲第十代。

两瓶酒,从泸州老窖特曲第四代到第十代,时光就这样一闪而过。有些东西变了,他们不再是运动员,但有些东西没变,他们依旧热爱速滑。

配上每集背后由速滑教练员、运动员讲述的往事,剧里虚构的故事和现实互相映照。中国短道速滑这30年,就好像在我们眼前重现一般。

现实并不是这样的,冠军只是金字塔顶端的极少数,在这背后,还有很多没有站上领奖台的运动员。

《超越》很难得的,没有把焦点放在“冠军”的身上,而是去讲述冠军背后的那些人。

她原本是滑大道的,在年龄没到退役的时候,就被调去做短道的教练。没办法再以运动员的身份拿奖牌,吴庆红没有抱怨,而是把她的热爱都倾注到年轻运动员身上。

练习勤奋、认真,为了成为国家队主力,他每天疯狂加练,即便肌肉拉伤、膝盖受伤也不管不顾。

对于胜利,他比谁都渴望。但同时,他也明白,凭借自己的天赋,是不可能成为顶尖运动员的。所以,在队内关键的选拔赛中,他选择了成全,为了国家荣誉名额“让”给了队友郑凯新。

他自己没有坚持下去,但是却被那些热爱滑冰的孩子所感染。为了孩子的梦想,郑凯新转型成为教练。他希望自己没能做到的事情,可以在这些孩子身上延续下去。

她拿过国际赛事的冠军,一度是国家队争夺奥运金牌的希望,但却因为跟腱断裂,没办法恢复到巅峰状态。

她可能再也没办法去奥运了,但她没有离开冰面,而是回到国家队当陈冕的陪练,在比赛中做她的“护滑”。

在奥运场上,冠军只有一个,但是,为此付出、牺牲的人,有千千万。不是只有金牌才值得被记住,这些曾经为了梦想拼尽全力的人,也应该被看到。

《超越》里没有“唯金牌论”,它拍的是运动员,不是奥运冠军。所以,哪怕这些运动很爱速滑,但是,他们的生命里,也不是只有速滑一件事。

陈敬业、郑凯新、江宏,这三位黑龙江速滑队的队员,有着很深的羁绊。他们年轻的时候一起训练、一起打架、一起为着奥运而努力。

陈冕小的时候,陈敬业说她没有天赋,不想让她练滑冰。陈冕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直到后来,当她进入国家队,当陈冕有了具备争夺金牌的实力之后,陈敬业才和她说,他不想她练冰,是不想她重走自己的老路,做运动员太苦了。“当爸爸的不需要你拿金牌,我就想让我的女儿,能过上简单快乐的生活就好。”

这一段,是陈敬业的人物线里描写得最细腻的一段。正是因为陈敬业吃过运动员的苦,所以他才不舍得女儿变成另一个他。

运动员可以为了热爱放弃很多东西,但是在运动项目之外,他们也拥有自己的人生,拥有自己的感情。就像在陈敬业面前,女儿肯定比速滑金牌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剧里,不只是运动员,连一些小配角,像在青岛训练中心开餐厅王妈,也特别可爱。

王妈知道青岛队经费不多、条件也不及其他地方队,她就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去支持他们。

王妈不仅老是请青岛队的运动员、教练吃饭,还拿出自己的积蓄帮青岛队买冰刀。因为她去世的爱人,以前是大道运动员,她对冰雪项目有感情。她想把自己的念想,寄托到孩子的身上。

片名《超越》,有两重含义:一是指短道速滑的速度;二是指超越精神。超越精神里面,有对自我的超越,也有一代人对一代人的超越。

就好像年轻一代的主角陈冕,她原本被视为天赋不高的选手,还曾经转去过练轮滑。但是她心中对速滑的热爱一直没有消退,她找到一切机会去学、去练。她从屡败屡战中成长,在一次次自我突破中完成超越。

这就是一代代人的超越。因为新一代速滑运动员身上没有那么沉重的负担,他们练速滑,可以因为更纯粹的热爱,他们可以用更自信的态度在赛场上战斗。

当然,一代代人的超越,少不了传承,没有上一代的坚持和热爱,又怎么会有下一代的超越?

超越,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它不只是出现在运动员身上,我们普通人可以有超越精神,我们的企业、品牌也一样可以追求“超越”。

就像在《超越》中,陪伴一代代速滑运动员成长的泸州老窖特曲,就是一个具有“超越”精神的品牌。

作为浓香型白酒,泸州老窖是中国四大名酒之一,700年传承守正出新,一直坚持“浓香正宗中国味道”。

在《超越》的倒数第二集,陈敬业、郑凯新、江宏终于喝到自己挂念了三十年的泸州老窖特曲第四代。品着老酒,聊着往事,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从前,还是以前那味道。

“中国味道”从未变,但泸州老窖特曲到了现在,以超越精神不断创新,在《超越》饭桌上,已经出现了泸州老窖特曲第十代。

新一代泸州老窖特曲口感在原有经典浓香基础上,更加甘醇爽冽。正是这种不断突破的超越精神,泸州老窖特曲才能成为首批获国家商务部认证的“中华老字号”。

在超越精神之下,我们的冬奥场上才会有不断冲击纪录的运动员;在超越精神之下,我们的中国品牌里才会出现像泸州老窖这样不断创新的“老字号”。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我们追求的都不是“一场比赛的胜利”,而是对自我、对极限的一次次超越。